江惘.

名儿江惘。
杂食,几乎什么圈都滚两滚,挚爱白宇,也爱朱一龙。
魔道多偏好云梦双杰,但是也吃忘羡,拒绝谈人生,我爱我的,你爱你的。
余生请多指教!

魔道祖师——How Can I Be Sure (忘羡现代一发完)R18注意

青沢奚:

HOW CAN I BE SURE    R18


 


魔道祖师衍生


CP:忘羡


体裁:一发完


主题:现代


分级:NC17


 


 


魏无羡回到家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地,陷入一片沉寂的昏暗里。


他打开玄关的灯走进去。浓重水汽和清洁剂的味道是从浴室散发出来,那里被打扫的很干净,粘附的水汽都擦了干净,残留在镜子上细小水珠显示主人离开这里不过几分钟,或者更短。餐桌上放着蓝忘机的手机,偶尔闪烁着些微的亮光。


他从来不翻蓝忘机的手机。所以他也只是拿起了那部手机放进口袋里,站在门口思索在这个深更半夜,对方到底会湿着头发去哪里。


酒从他手里放在桌上,花也是。蓝忘机并不是很喜欢花,也说不上多厌恶,魏无羡觉得这是某种正式的礼节,一种象征,就像所有毛头小子在谈恋爱的时候都喜欢结结巴巴地询问对方然后亲吻,没什么用,却有一种衷心与旖旎。


露水粘在了餐桌上,铺着的桌布刺着繁复的绣花,蓝忘机挑的颜色花纹,布料绵软秀雅。


他很喜欢。他无法不喜欢。


然后是装饰品陈列柜,红木雕花的柜子是专门定做放两个人得到的奖杯证书和稀碎的奖励,偶尔买来的玩偶,随刊附赠的手办,密匝地摆了一堆。旁边是开放式的厨房,因为没有使用透着些微的金属气息的冷,魏无羡走过去的时候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水池,桌上沙拉酱和橄榄油的瓶子都空了,魏无羡顺手把那些都扔进了垃圾桶里。


先前魏无羡公司组织了体检,体检的结果不是很好,他要注意的事项变得很多,拿到报告的那天蓝忘机缴了他的烟,然后吃了好几天的牛油果沙拉和清水煮菜。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生了这么大的气。


蓝忘机身上气息太冷,总让人联想到绵延无际的雪山,山峰越夺目耀眼,越冷地动魄惊心。对外谈判强硬也有,但甚少对着魏无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太多纵容,因而这种情况就变得相当难得和珍稀,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罕见。


魏无羡站了五分钟,蓝忘机还是没有要回来的迹象。这个事实让他稍微有一点焦躁,于是魏无羡又折回去推开房间的门检查了一遍,接着锁门下楼,他的手指在口袋里触到了一包不知什么时候放进去的烟,握住然后又推远了一点。


蓝忘机的手机在他兜里安安稳稳地躺着。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站在楼梯口。读博的时候天天颠三倒四地做实验,那时候他们还不是特别熟,住隔壁宿舍,作息相差很多,楼下一道门禁需要刷卡,每天都是蓝忘机出门晨练的点儿魏无羡收完数据回宿舍楼,时间掐的挺准刚好交接这一道门。后来魏无羡的门禁钥匙找不到了,蓝忘机有一天下来晚了,魏无羡也是这样站在楼梯口站着,点一支烟,头脑昏沉。


然后他看到了蓝忘机。


“抱歉。”


这本不是他的义务,开门也好不开门也罢,魏无羡知道自己丢了钥匙更怪不到蓝忘机身上。就好像是一个潜移默化的默契突然被打破,突然察觉的依赖性就被放大在空气里。魏无羡一边思考着配钥匙的地点一边回头看他,就看到了蓝忘机微微皱着眉,脸色发白。


他生病了。


“你……你生病了?”魏无羡隔着门探头问他,蓝忘机抬眼扫了他一眼,刷了卡让魏无羡啪嗒一下打开门。两个人在楼道里站了一会儿,一贯寡言的人道,“要交作业。”


然后是大理石的地砖,男生宿舍楼道千篇一律的凌乱,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有了除了早晨擦肩而过以外的交谈。蓝忘机没有去晨练,他们一前一后上楼,偶尔和擦肩而过的人群打招呼,到了五楼魏无羡还没想好措辞,蓝忘机握住了自己寝室的门把手转了四分之一周,魏无羡突然说,“你等一下。”


然后他冲到了自己宿舍里把江澄踹醒,睡得朦朦胧胧的人凶神恶煞要杀人。


“操你大爷的魏无羡!抽什么风!”


“上次吃的那个药你搁哪了?”


“治肾虚的?”


“当然不是了,这种珍贵私家秘药您自个收好。”


“滚!”


魏无羡把四处抽屉一通乱翻,掉出来的书本游戏碟漫画砸地到处都是,蓝忘机远远站在半闭的门口看他,向阳一面穿过窗户的阳光落在他脸上,皮肤白且薄,颈侧血管有很浅的淡青色,阳光刺目仍然温暖。


最后魏无羡举着个药盒子出来,跳过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朝着藏在楼道阴影里的蓝忘机跑过去。


 


魏无羡双手插着兜,看着路过的人,和夜色下的万家灯火。


他那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们后来会在一起。


 


前面的楼有十三家亮着灯,从他面前走过去四对情侣,数完了这些后,魏无羡看到蓝忘机朝着这边走过来。


头发不像平常整整齐齐地梳理,有一些不规整的凌乱起伏,是因为在湿着的时候被风吹乱的缘故,柔软地垂落,发梢偶尔掠过风的轨迹,皮肤瓷白,在夜里昏暗的光线下拢了一层柔光。


有些人无需挨近,用放大镜研究皮肤纹理着装精致再判定是否容貌昳丽,不需要聚光灯抛光打亮,再看瞳孔里一点反射镜头的亮光充作灵气。这个人锋利且美,强大也内敛,矛盾又无比合适地将一身锋芒揉于一体,就像他们每次拥抱亲吻的时候,吻总小心翼翼,怀抱不易逃离。


魏无羡后退了两步借着景观树遮住了一半蓝忘机能看到的视线范围,然后又退了一步。


他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他顺着电梯间的楼梯回到楼上,随便找了个位置把自己藏起来,然后等着蓝忘机过来。后者对此全然不知,魏无羡在暗处数着熟悉的脚步声靠近,声控的灯亮了起来,细碎的钥匙和衣料摩擦过细微的声音。魏无羡在阴影里倒计时到剩下五秒,慢慢站起来,他走的很轻,没有发出声音。


他的计算很好,就在感应灯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魏无羡鼻端已经能够闻得到雪山磅礴凛冽的气息,他在凑过去贴在这个人身上的一瞬间就被压在墙上,魏无羡在他耳边拉长了声音,很细微地吹拂着蓝忘机的耳廓,“嘘。”


我是连接请点我


 


How Can I Be Sure ·END


 


 


PS   灵感来源:How Can I Be Sure——Anomie Belle


     有点生病所以挺想吃口肉,听到这歌真的鼻血止不住,所以写了这个。


     事实证明长期不开车真的会忘了怎么开车。


     一如既往渣文笔,希望看的愉快,眨眼。

评论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