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妄

你有没有见过用报纸折青蛙的那个他。

光明行 番外

喜欢这里面的少天,和他们的故事。
更喜欢楷楷。
宝贝儿,很宠。

乐樵:

黄少天x周泽楷 ABO




总而言之……是一个很智障的番外(。)


大家不要对我有什么期待……




光明行 番外


听叶教官讲过去的故事(下)




(上)←上半部分




这趟被严密监控的火车终于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到达了Z市前的最后一个停靠站。


警惕的劫匪粗鲁地拍醒了自己的同伴,“醒醒了,还有半小时就到了。”


他瞥了一眼座位最里侧紧紧抱着孩子的女人,十分不屑地啐了一口,大概是一路上带着这么个柔柔弱弱的Omega,不能弄死不能弄伤,实在有点费劲。


女人在这种注视里打了个寒颤,神情更紧张了。


火车在女人的提心吊胆中稳稳地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大站,哪怕他们乘的是最快的夜车,也要在这里停足一刻钟。


提着行李的乘客和推着小车的乘务员一概步履匆匆,往车厢连接处的车门涌了过去,丝毫没有人留意到角落里十分违和的组合。


大概是到站的乘客太多,发车的哨声响到第二轮,乘务员才匆匆忙忙提着大一箱子小推车的补给跑回了车厢,所幸马上要到终点站,火车里无论是乘客还是占用了储物柜空间的行李都少了很多,她麻利地给腾了点空间出来,把纸箱整个塞了进去。


劫匪收回安置在她面庞上的视线——她很漂亮,没什么味道飘过来,大概是个安静的Beta,是自己平时喜欢的类型,然而此时活计在身,没必要节外生枝引人注目。劫匪想了想事成之后的酬劳,已经在内心为自己规划了一个吃喝嫖赌的具体路线。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把白日梦做全,他们背对着的车厢另一端竟然陡生异变——有一股非常浓烈的Omega信息素味道霸道地闯了进来,劫匪跟他的同伴条件反射地捂住了鼻子,然而那股薄荷味道仿佛无孔不入,成功地让他们在一瞬间躁动了起来。


劫匪深吸了一口气,按住自己的同伴,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结果轻举妄动的另有其人。


他们面前不远处刚刚收拾完小推车的乘务员看着车厢另一端,突然十分惊恐地尖叫起来。


身后适时传来猖狂的男声,“都不许动,谁敢靠近一步,我捅死他!”


劫匪被人抢了台词,心里咯噔一声,从椅背的缝隙里看过去,试图瞧个究竟。


这一看就有点回不过神来。


车厢后门上来的是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而前者手里正拿着一把水果刀,抵着Omega脆弱的颈项,逼迫他仰起头——露出来一张好看到过分的面孔来。


劫匪暗自吞了吞唾沫,薄荷味信息素翻腾着包围了他。


大概是知道他这会儿无法思考眼前的局面,火车广播里适时响起了解说。


柔和的女声急促道,“七号车厢的先生,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请立刻放下武器,停止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配合拘捕,否则铁路乘警和Z市公安将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前因后果被重复了三遍,广播又换了内容,“各位乘客,本次列车在K市停靠时,被犯罪分子闯入,该犯罪分子目前处于第七车厢,并挟持了一名人质,请第六、第七、第八车厢的旅客即刻起开始向临近车厢转移,为了您的人身安全,请与我们配合,谢谢。”


货真价实的人质小姐经此变故腿都软了,眼看着要就地哭出来,被爆了句粗口的劫匪一眼瞪了回去。


而车厢另一头正被人稳稳挟持着Omega的黄先生却不动声色地凑在他的“人质”耳边低语,“他们果然没动,我们得切剧本第二场了——宝贝,你准备好让我操了吗?”


微型耳麦里立刻传来五花八门的咳嗽声。


周泽楷维持着从听完这货所谓的剧本开始,一直保持至今的冷漠,借着角度的阻挡,拿手里的微型信息素模拟器狠狠地怼了黄少天的肚子。


黄少天灵活地一拧腰,躲开了攻击,手里不由分说地使了劲,把周泽楷掼在了长条座椅上,气焰十分嚣张,“发情期的Omega出来到处跑,你不就是要人干吗,哭什么哭,要不是看你长得漂亮,我连裤子都没兴趣脱,”黄少天的道具十分齐全,飞快地摸出来一小瓶眼药水往周泽楷眼睛里滴,“一会儿干爽了,你再摇着屁股好好哭。”


周泽楷拼命眨了一阵眼睛,眼眶周围一阵沁凉的湿意,终于忍不住了,小声说,“哪来的眼药水。”


耳麦里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张新杰严肃地回答,“做戏要全,”然后这位丝毫不懂什么叫羞耻play的现场指挥冷静地指导演员朋友,“沐橙演技满分——黄少台词再放得开一点,听着有点假。”


周泽楷:“⋯⋯”


黄少天从善如流,一边扯周泽楷衣服,一边摸了片安全套出来,在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的Omega面前晃了晃,然后冰冰凉凉的包装就贴在了他唇上,黄少天隔着安全套亲了他一下,一甩手把还没来得及拆的套子扔到了过道上,“哟,身上还带了套子,你想让谁用?你这种一发情就拼命流水就怕别人不操你的Omega就该被标记了关起来,锁在床上衣服也别穿,不停给我生孩子。”


周泽楷:“⋯⋯”


座椅不够长,他们的腿交缠着支棱在过道上,裤子褪到一半,从劫匪的角度看过去正是一派情事激烈的模样。


黄少天却在一通独角戏后开始低声哄周泽楷,“宝贝你倒是吱一声啊!快点入戏!那边会觉得奇怪的!”


张导也在耳麦里鼓励他,“小周加油。”


周泽楷努力地张了张嘴,还是半个音节也没吐出来,他仰面撞进黄少天的视线里,顿了顿,突然把心一横,自暴自弃地环住了Alpha的肩膀,把人勾下来吻了上去。


黄少天起先一惊,跟着立刻反客为主,唇齿交缠时湿润的声音便在空荡荡的车厢和安静如鸡的耳麦里蔓延开来。


黄少天松开了他的嘴唇,又吮吻上脖子上的皮肤,终于在啃噬到锁骨的时候,逼出来周泽楷一声没克制住的呻吟。


耳麦里的众人:“⋯⋯”


老好人肖时钦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几乎是抖着声音提醒了黄少天,“⋯⋯黄少,要做记得戴套。”


一干导演编剧场务龙套纷纷在戴套中回过神来,异口同声地咆哮,“记大过啊黄少!”


黄少天险些给口水呛死,甚至连抵在周泽楷大腿上的硬物都消退了点热情。


所以劫匪终于坐不住了——AO发情时的信息素太过于浓郁,非常影响其他Alpha和Omega的感官。


劫匪下意识地拉扯着抱着孩子的女人往车厢后面走,然而前门突然传来一声紧张而颤抖的低唤,“几位先生小姐,请往这边走,跟我来,往第五车厢转移,请不要刺激犯罪分子⋯⋯”


劫匪很想说他就一把破匕首,老子口袋里的可是能过安检的陶瓷枪,然而他毕竟不欲惹事,点了点头,推着他的同伴,让他们分隔开领路的乘务员和他们带着的Omega女人,以防止她上前乱说话。


劫匪脑子里一片混乱,后方AO交缠刺激出来的信息素愈演愈烈,让他几乎无法思考——他看着乘务员的背影,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他想,是什么呢?脑子仿佛锈住了,一点儿也转不过来了。


直到他的两个同伴都已经走到了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衔接部分,劫匪才终于想起来,自己这个三个Alpha和一个带孩子的Omega的出行组合同样也是十分惹眼的,然后眼前这个乘务员对此毫无反应——就好像她早就认识他们似的。


然而为时已晚,乘务员回过头对着饱受惊吓的Omega女人一笑,手里一动,她先前放进边上的储物箱里的大纸箱子便弹出来一整面的隔离装置——看起来有点像坚固的防弹盾牌,有些简陋,然而在这个时候效果奇佳——漂亮的乘务员脸上挂着好看的笑意,从容地从怀里掏出手枪,近距离命中了傻愣在当场的两名劫匪。


而习惯性自己殿后的最后一位劫匪只看到面前软弱的Omega女人抱着孩子猛得蜷缩在了隔离装置前,之后的世界就停止了。


一颗子弹打进了他的后脑,另一颗从背后贯穿了心脏,不管两颗子弹的主人之后如何争辩他的致命伤,总之这会儿,他在自己劫持了一路的人质面前,死得不能更透了。


 


平心而论,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人质营救正面案例,成功疏散了可能被波及的人群,并且搅乱了劫匪的节奏,利用火车狭窄通道的天然限制分隔开劫匪与人质,进而逐个控制击破。


然而盘踞在荣耀特训基地的日头下的小年轻们关心的显然不是这个剑走偏锋靠演技和⋯⋯节操取胜的经典事件,他们更关心隐藏在里面的桃色花边。


“所以那两位前辈后来⋯⋯”


叶修动了动耳朵,懒洋洋地站起来,扶着树干重新给自己点了支烟,明灭的火光笼罩在摇曳的树影里,“后来的事情你们就问当事人吧——如果你们能从黄教官和周教官手里安稳活下来的话。”


灰扑扑的越野车由远及近,停在了特训基地门口。


黄少天跳下车来,头也没抬,一边绕到副驾拉开了门,一边随手一抛,车钥匙险些成功命中叶教官那张欠揍的脸。


“老叶你就这么把祖国的花朵们晾在大门口晒太阳是吧?真是一朝退休翻脸不认人啊啧啧啧,老冯天天催你到岗,赶紧滚吧,别跟这儿妨碍我们上课。”


周泽楷下了车,关上车门,冲着叶修笑了笑,“前辈。”


叶修倒是毫不拖泥带水,瞥过面前那群不谙世事在黄少天听起来十分客气的话语里燃起希望的小朋友,偷偷摸摸笑了半声,拿了车钥匙,把黄少天当了个透明的屁,对周泽楷点了点头,“那行,之后交给你们了,后勤团队堵在高速上了,我估计明天上午能到吧。其他有什么问题你们知道怎么联络我。”


黄少天同他擦肩而过,两人十分默契地撞了撞拳头,然后黄少天神采奕奕地往烂泥似的学员们面前一站,“小朋友们,晒太阳多没意思啊你们说是吧——趁着后勤还没来,课程无法展开,今天先绕山十圈,负重跑,立刻出发。”


叶修拿起自己并不太多的行李,在学员们难以置信的哀嚎声中最后拍了拍尚未长开的树,也不知在对谁说,“走了。”


然后这个系统内部公认的几乎无所不能的传奇人物,开着车离开了这个他一手建立起来又送上了巅峰的基地——继续去创造新的传奇。


 


引擎与哀嚎与脚步声依次远去,忽略掉一如既往简陋的设施,姑且称得上鸟语花香的基地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黄少天终于抻了个背着一帮小屁孩学员的懒腰,跟周泽楷一道提着行李熟门熟路地往宿舍走。


建造在深山里的宿舍并着一口简陋的水井一道冬暖夏凉着,一走进因为后期人员休假而迅速变得灰扑扑的大门,就能看见走道两侧的墙壁上贴着的荣耀特训基地大事记。


黄少天原本正脚下带风地往教官宿舍钻,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下来倒退了两步,直愣愣撞到了周泽楷身上,周泽楷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黄少天指着一张他们当年在Z市的合影,笑了起来,“是这次吧,总算在老叶的魔掌下溜出去公费旅游了一把。”


周泽楷却不由得从这张照片里回忆起了一些不怎么……正经的事情,挺纠结地看了看黄少天,并不说话。黄少天显然是跟他想起来了相同的事情,一伸手揽过他的腰,把周泽楷按在照片墙上坦坦荡荡接了个吻。


“那时候我们还在谈恋爱吧……一转眼好几年了。”


周泽楷心想好像并没有跟你谈过恋爱,毕竟进展太快,直接跳过了这个环节。


“呵。”特警队的神枪队长冷笑了一声,毫不手软地怼开自家Alpha,扭头往宿舍里一钻,行云流水地带上了门。


黄少天跟过去敲了两下门,“有没有搞错,平时忙起来动不动就住宿舍不回家也就算了,难得过来奶小朋友,你还要跟我分房睡?这日子没法过了周泽楷。”


周泽楷在门里面说,“你太吵了。”


黄少天摸出来一根铁丝开始撬锁,“你现在才知道我吵?我跟你说太晚了,没有任何反悔的余地了。”


眼看着那破门要被黄少天三两下捅开来,周泽楷一推阳台门,干净利落地翻到了隔壁那间的阳台上,施施然走进了房里。


没一会儿,阳台门被敲响了。


他的Alpha在外面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周泽楷,睡了吗?”


周泽楷终于给这个刻骨铭心的场景逗笑了,默不作声地打开门。


黄少天大模大样跨进房间,回忆着自己挂在Z市某家酒店窗户外面时的台词,“没睡的话,跟我睡啊。”


周泽楷拉他进来,轻描淡写地亲了亲,“记大过怎么办。”


黄少天顺势把他按在床上,含混着说,“没事,现在我们说了算。”


周泽楷勉力挣脱出来问他,“跟后勤说了没?”


“说了,”黄少天一心要趁着猴崽子们尚未跑圈回来先把“正事”办了,“早弄好了,等他们到了就跟基地里挂上,可惜老叶溜得太快,无法亲眼得见,得留几张带回去送他,省得他动不动嫌弃我办公室里的结婚照。”


此时,颤颤巍巍匀速踩着油门的叶教官直到座驾终于歇菜,停在了只能远远能看见加油站屋顶的破路上,才终于发现单纯善良的自己被阴险狡诈的后辈坑了个彻底,而值得庆幸的是,推车的叶教官毕竟没有直面大好基地拱手送人的惨象。


——翌日,后勤部加急制作的,以叶教官的英姿为唯一素材的禁烟标志贴满了整个荣耀基地。




Fin.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