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妄

你有没有见过用报纸折青蛙的那个他。

远山(12)

挺好……

乐樵:

黄少天x周泽楷




不晓得讲什么……总之开始填坑(。)


本章狗血注意避雷。




12.


 


仿佛又约了一回没什么进展的炮。


黄少天自己并不气馁,何况从前那些个恶劣事迹再回想起来,他在其中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他想周泽楷虽然记仇,但是毕竟他们过去的爱恨情仇统统交织在一起,指不定哪天一个晃神,他少年时代无比英勇过的身姿就重新跟周泽楷脑海里回放了。


终归这等人生大事须得要徐徐图之。


然而总有闲得蛋疼的人比他更沉不住气,譬如他一天三顿催着儿媳妇的亲妈,再譬如他那群早早知道他底细,这些年也不知道拿多少意味不明的眼光瞧过周泽楷的平辈们。


他堂哥当年撞破他同周泽楷的事情,就是半斤八两带着他后来的堂嫂过二人世界的时候造的孽。如今他儿子黄少天的侄子都像模像样学会在幼儿园里打架斗殴了,堂哥一看,这不就是活脱脱的新一代黄泼猴吗,于是神展开一般从阖家团用广发狗粮的人生赢家状态当中抽出空来,想起来关心一下自家弟弟的感情生活。


近来愈发沉寂的微信群重新活跃起来,黄少天远在大洋彼岸的表妹比这边的一干人等更加起劲,看起来丝毫没有被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那套政治正确影响,窥探隐私窥探得飞起,然而因为她上来先不由分说劈头盖脸怒夸了一通周泽楷越来越高的颜值,再话锋一转拍黄少天马屁说他眼光好投资早这波稳赚不亏,黄少天便欣然把她这些话听进了耳里,完全不计较她直截了当问自己和周泽楷进展到了哪一步。


堂哥终于从幸福美满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里苏醒过来,悲惨地发现自己恐怕已经被时代甩开了一大截,小妹妹连蹦带跳递出来的梗他几乎没懂,更别说像黄少天那样接得稳准狠,因而决定一不做二不休,鱼死网破道,“闲话休提,哥就问你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他带回家?”


黄少天顿时焉了那么半秒钟,转头又生龙活虎咬牙切齿跟他哥呛声,“他上我家还用我带?奶奶三天两头给他开小灶,你来都没这待遇信不信?”


 


黄少天拿语量怼完他哥,拿红包疼完他妹,干脆利落地收了手机,卷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半圈,一时间竟然有点一筹莫展的意思,挺像他做项目的时候陷入瓶颈的状态。


这种不上不下给人颤颤巍巍吊着的心情最难熬。黄少天默默列举出来一堆大概可以突破困境的选项,扭头又觉得一项比一项不靠谱,有点像是从前搞出来各种幺蛾子的自己一字排开在周泽楷面前,非得让人家挑一个过日子。


黄少天想,换他也忍不了这种矮个儿里拔将军的场面,实在磕碜了点。


他一面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面心不在焉地给自己搬家。直到窗台上他妈妈施舍给他的绿植终于被他安置在了新住处的阳台,黄少天才看到那条坚韧不拔就打算赖在绿萝枝子活一辈子吃一辈子的毛虫子——这货竟然一路跟着颠簸过来,也没给甩下去。黄少天顺势脑补了下这玩意儿掉在他车里的惨象,心说还不如老老实实蹲在这儿,也就随它去了。


刚收拾完东西,听到风声的堂哥又爬上了微信疯狂轰炸,劈头盖脸问他何时同居走向人生巅峰。


黄少天瘫在沙发上,翻了个一言难尽的白眼,余光又瞥见那条安安稳稳的大青虫,给他十分怕虫的堂哥拍了个特写发过去,随口说,这货化蝶飞走之前。


 


多行不义必自毙。堂哥收到照片与惊吓之后如是说。


而按照影视剧里头的桥段,Flag插好的时候,一般便当已经开始加热了。这样的国际惯例通常适用范围也十分广阔。


黄少天被陌生电话吵醒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尤其这个号码看起来很有些旺铺出租快速贷款的面相。当然这会儿他并不知道等到他挣扎着接完这个电话会更加崩溃。


加班到凌晨顶着一脑门数据不像睡着更像昏迷的黄少天怀着这个时代加班狗特有的忧愁毅然决然挂了另一头大概也在周末加班的销售人员的电话,换了个姿势准备陷进淅沥的雨声天然的白噪音里再睡个珍贵的回笼觉,毕竟他刚刚还在梦中的雨里奔跑,并且尚未见到周泽楷,哪能就这么醒过来,多遗憾。


然而某位被胡乱贴上标签的“电话销售人员”显然比黄少天想象的更加执着。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各种粗口国骂依次在大概预备着要发炎的喉咙里滚了滚,最后还是怀抱着加班狗何必为难加班狗的怜悯接通了电话。


孙翔在那头没好气地说,“是黄少天吧?你干嘛挂我电话?!”


黄少天一开始甚至没听出来这是哪位,毕竟孙翔从前是周泽楷的室友,他们之间的关联仅限于周泽楷夜里回去给带的宵夜,统共没见过几回面——要是孙翔自报家门说自己就是那个吃炒面不能放青菜吃麻辣烫不能放麻辣的家伙,黄少天一准能闭着眼睛认出来。


他从前不止一次没话找话似的单方面同周泽楷议论过这个问题,譬如出门在外能有什么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尽给社会添麻烦,周泽楷通常情况下是不接他话音的。然而有时候摊主百忙之中会附和他,顺带着向团购老主顾周泽楷推荐自家做的辣椒酱,试图远隔千山万水让某位不吃麻辣却执着于麻辣烫的神秘人吃一发安利。


这种被恳切言辞环绕着的场面下,周泽楷往往有那么一点无措。黄少天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收起眼花缭乱的手机游戏,十分自然地接过周泽楷手里一环套一环的外卖袋子。他们的手指会因为这些袋子短暂地纠葛在一处,一如他们维持多年的关系。


离开家之后,黄少天长久地陷入了与各种外卖的热恋当中,而当他独自一人提着单薄的便当袋子披星戴月往租下来的狗窝走,从前那些个吵闹的遍布油烟的夜晚便自顾自从记忆里剥离出来,重现在眼前。


第一次远在异乡想念起周泽楷的时候,他才缓慢地意识到了,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联抽丝剥茧出来,最终是怎样的感情。


时间酝酿了它,证明了它,也剥离了它。


黄少天一边想,一边面无表情地猛灌冲得过于浓厚的板蓝根。


孙翔的本意是火急火燎来搬个救兵,又或者以孙翔自己的视角来看,应该称之为替死鬼。为此他竹筒倒豆子似的给黄少天交代了前因后果目前进度。而对黄少天而言,这显然是个无法形容的晴天霹雳。


 


黄少天阴沉着脸坐进孙翔那辆换了一套更骚包的内饰的“卫生巾”里的时候,周泽楷正在相亲。


今日之事可以说是各方面筹谋已久,足以追溯到年头上,因而这场写作相亲宴读作鸿门宴的饭局十分正式十分隆重十分传统——倘若忽略掉双方性别的话。


周泽楷出柜已久,周家父母虽然非常迅速地完成了从百般纠结到坦然接受的过渡,也仍然摆脱不了大多数父母催婚催生催二胎的通病。恰逢黄少天独自一人在外,吹起牛来过于放飞自我,子虚乌有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时长要成为黄奶奶的街坊邻里餐桌上的谈资,时间长了,火星子难免烧到周泽楷身上。当然这种时候周泽楷往往是不惧的,毕竟他寡言的形象深入人心,端出一张无辜且好看的面孔来,再多的逼迫也能轻描淡写化解干净,实在给絮叨得烦了,同如今黄少天急吼吼搬出来没什么两样,借口项目忙,卷着铺盖睡几日工作室也就过去了,总体而言算不上什么困扰。


个中转折发生在今年的春节假期,周妈妈在同学聚会上见着了从前的邻桌。酒过三巡,又是旧时闺蜜,一别数年各自结婚生子,各种唏嘘各种发达多少有些相似的感慨,话说起来就更没什么遮掩了,结果两边一对,居然连儿子的性取向都能对得上,相隔大半年的诡异相亲宴就这么埋下了祸根。


周泽楷直到被他妈妈单方面通知了时间地点内容,才终于憋屈地承认了姜还是老的辣——周太太根本就是一步一步挖好了坑等他跳,装聋作哑权当羞涩,保持沉默等于同意,概括一下就是不来也得来,与小时候那些遭罪的奥数班钢琴课并没有区别——食物链总是不会轻易崩塌的。


而比被长久按在周家的食物链底端更可怕的是对方及其母竟然对他很满意——遮瑕粉底看起来一样没少修容手法还十分到位堪比孙翔女朋友的。


周泽楷很烦躁。尤其周太太还把他吹成了人形自走安利,疯狂给儿子加单纯好不做作的人设。


周太太说,我们家楷楷比较内向,到现在恋爱也没谈过。


周泽楷想,床倒是早上过了,真是好内向。


周太太说,平时也不见跟别人出去玩,除了工作就是看书看电影,念书的时候就不爱出门,现在还整天宅着。


周泽楷想,上星期还跟以前的室友去湖边烧烤,隔天还跟黄少天开了房。


周太太说,其实吧,仔细想想,也就是谈个恋爱,找个人一道儿过日子,就是他不爱说话,也怕吵。


周泽楷想,我男朋友其实挺吵的……好吧我没有男朋友。


 


周泽楷终于觉得不堪忍受濒临崩溃,偷摸着往常年飘在微信头一位的寝室吹水群里言简意赅扔了个重磅炸弹似的SOS。


远在外地的室友们纷纷惊呼,跟着排队艾特孙翔。


孙翔冒头一看,简直比周泽楷还崩溃。奈何他有心救驾,自个儿却是有女朋友的人,中午跑去搅合周泽楷的相亲,不用到晚上,他爹妈和未来的岳父岳母就能关起门严刑逼供他——尽管他女朋友很有些跃跃欲试,孙翔还是顶住了多方压力,灵机一动决定把锅甩给黄少天。


他甚至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在助攻。黄少天安全带还没拉好,就被孙翔劈头盖脸要求事成之后请吃饭。


黄少天人是勉强起来了,灵魂可能还在床上躺着,并且病得不轻,这会儿脑壳正一抽一抽地疼,胡乱应了两声,没想着拌嘴或者深究一下——否则他大概能收获另一个比烟草更能提神的重磅炸弹。


孙翔瞥了他一眼,怀着有料无处讲的失落一脚油门踩了出去,丝毫没顾及车上岌岌可危的半个病号,因而黄少天到地儿下车后,顶着愈发晕眩的视野简直用尽最后的力气吐槽孙翔,“真是活该你从老司机榜上掉下来。”


孙翔在他身后响亮地切了一声,“还不是你和周泽楷的错!”


黄少天有些乏力,也许是即将感冒的缘故,也许是孙翔带来的消息在一瞬间抽空了他。又或者他没有随口反驳孙翔,仅仅是因为他和周泽楷被放到一起提及,这会让他缺少一些攻击性。他好像从来没有意识到,却又对此感到理所当然。


车子的声音逐渐远去,重新驶进这场欠了颇久的秋雨里。


黄少天慢吞吞地走进电梯。他明明还没有上楼,眼前却浮现出来周泽楷这会儿的模样——那是局促的,违和的,不甘愿的,可能有点像他少年时代刚刚面临自己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恶作剧时的样子。他便顺势回忆起来周泽楷同他上床的时候,他大多数时候面无表情,黄少天却在这个时刻突然自信起来,他想,在周泽楷心里,自己到底是与众不同的。


他这么想着,任由电梯门在他身后关上,如同关掉了他最后的退路。




TBC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