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惘.

名儿江惘。
杂食,多涉及魔道祖师和全职高手等。
偏爱云梦双杰,但是也吃忘羡,拒绝谈人生,我爱我的,你爱你的。
余生请多指教!

他有那么好。
是我认同的赵处没错了。

一起开皮卡:

啊啊啊啊啊我等到了什么?!
阴兵斩啊姐妹们!!!

整理了一下周棋洛超苏的地方

他是最好的。

寒潮的小无间:

整理了一下周棋洛超苏的地方


我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的。


为了你,我要站在更高的地方。


  【剧情/1.4】


  “谢谢。嗯......你喜欢吃薯片吗?”(这里如果选喜欢的话 他会说“好的,我记住了”如果选不喜欢的话 他会说“那我也不喜欢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是让你开心


  【电话/电影和电视】


  “电影和电视剧,你更喜欢哪种?”


  “就算只有你一个人喜欢,我也会认真拍的。”(你选电视剧)


  一点都不随便,是很重要的决定。”(你选电影 )(这里后面会出现他说“刚好你的想法跟我一样” 所以实际上他更喜欢的是拍电影 当你选择电视剧的时候会出现他翻动纸说“原来是这样...”但他还是决定去拍电视剧)


   因为你喜欢


  【剧情/2.19】


  “我找到你了,薯片小姐。”


  【剧情/3.3】


  “那,你愿意接受她的采访吗?”(前一句是他答应克里斯蒂安一起交流音乐  之后是他跟大家说你是他非常喜欢的制作人 这些都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参与你的采访)


  他出现的原因,是因为你


  【剧情/3.7


   在拍摄的时候,每次都正好落到你的话筒落幅之上


   他递给你一瓶水,瓶盖已经被拧松了。


  【剧情/3.12】


  听老奶奶讲周棋洛的成长历程


  他没有看墙壁上的照片,反而认真地看着你。


  【剧情/3.15】


  “你就这么冲上去,保护那两个女孩子....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她们是我的粉丝,保护她们是理所应当的。”


  【剧情/3.20】


  放在你车后座的,是你们下午一路交换的零食和蛋糕 。


  他都记得。


  即使可以没有办法跟每一个粉丝互动,周棋洛也在告诉他们,大家都生活在同样的世界里——随时随地,都可能经过彼此的生命


  【短信/巧克力鼓励】


  在我眼里,你是最棒的制作人。


  【电话/吃货的约定】


  “巧克力呢?”


  “给你的,是最后一块了。”


  【剧情/8.12】


  掉下去的瞬间被一个温暖的躯体抱住


  你的头被一只手安全地护住


  “....周棋洛?”


  “嗯,我在呢。”


  【剧情/8.14】


  “不要松开我的手。”


  【剧情/8.17】


  “如果我说,我可能知道一些方法...你会相信我吗?”


  “我相信。”


  【剧情/8.19】


  他看着前方,眼睛里闪着光芒,明朗而坚定。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师父的话。”


  “什么话?”


  “我们在黑暗中,坚守光明。”


  【剧情/8.20】


  “我一直在,别怕。”


  那时的女孩,只有五岁,那是他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


  第一次,在实验台上,并肩躺在一起的时候。


  【电话/未解之谜】


  “我只能告诉你,你和戒指一样,改变了我的生活。”


  【电话/给你一个惊喜】


  “我等不及要见你了。”


  【电话/蔚蓝约定】


  “毕竟我是克服了恐高完成高台跳雪的青年演员周棋洛。”(我感觉这里是一个玻璃渣 )(因为我是一个当上了大明星的自闭症患者)


  【电话/黑科技】


  “你只要在那里,就能给我带来灵感和好运。


  【电话/新年的约定】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送给你的。”


  “其实我每年过年都会去那里,看到任何恋语市没有的东西,我都想送给你。”


  “突然有一种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的感觉...”


  “对我来说,已经很久了。”


 

醉酒

可爱疯了……

春日在天涯:

★婚后设定!


★天马行空,瞎几把乱扯淡。


★许墨&我
★虽然依旧ooc但依旧是个甜饼。


我觉得我醉了。
公司年会上,被属下一杯接着一杯往嘴里灌的时候,我脑袋里还回旋着教授先生对我的提醒。
“别喝太多。”
只是,年终最后那个节目做的实在太辛苦,大家神经紧绷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得来了成果,这样的事情不大肆庆祝根本说不过去。
一点一滴的看着公司的所有人陪着自己被认可,实在太艰辛了。
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小声的说。
——就那么放松一下应该不要紧的。
所以,喝醉了好像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安娜姐把许墨叫过来的时候,我安安静静的,根本看不出喝醉了的样子……
直到他走过来,我感觉到了令我熟悉又安心的气息。
我一跃而起,搂住教授先生的脖子,吧唧就亲了一口。
全场突然安静。
我感觉到了许墨身子稍微的僵硬了一下。
我咧开嘴嘿嘿的像个智障一般的笑起来。
安娜姐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了拍教授先生的肩膀,似乎从口型里要说出受累两个字。
可是,我不开心。
我拍开了安娜姐的手,站到了许墨的面前。
“你们不许动他,也不许碰他。”
安娜姐应该不屑跟我一个喝醉的人计较,她退后了两步,做出双手投降的姿势,用哄小孩的语气对我说:“保证谁也不碰你家的教授先生,开心了吧?”
“这还差不多。”我得意的拉着许墨的手炫耀,求着他夸奖我。
“我做的棒不棒!”
许墨那双眼睛,深邃幽沉,敛着大片光华。
过了半晌,他才摸了摸我的头。
“很棒。”
教授先生就说了两个字可是我突然很委屈,或许喝醉酒的人不需要什么原因就能情绪转换的飞快。
我的鼻子酸酸地吸了吸,用手又揉了揉眼睛,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安娜姐在不远处对着许墨说话,模糊之间只听见快点把这个麻烦带走。
许墨应了一声,牵了我的手要准备离开会场。
可惜,我突然蹲了下来。
胳膊朝着他伸过去,一脸无赖地对他撒娇。
“宝宝摔倒了!要教授先生抱抱才能起来!”

“她要是酒醒了,一定会想撞墙。”安娜姐失笑道。
许墨没有说话,只是俯下身子把我抱了起来。
我像是奸计得逞一般嘿嘿嘿地又傻笑了起来。
安娜姐彻底看不下去了,示意许墨快点把我带走。



被教授先生抱上车的时候,我还是维持着一副傻狍子的笑容看他。许墨帮我系好了安全带,我显得格外受用且高兴,甚至哼起了歌。
“许墨!”
“我在。”他耐心的应我。
于是,我又叫他。
“许墨教授!”
“我在。”
我伸出手指晃了晃。
“你想我叫你哪个?”
“哪个都好。”他低头凑近我,有些冰冷的手指攀上我的脸颊,轻轻地摩挲了一会。
“难受吗?会不会头疼。”许墨的声音放的很低,轻的像羽毛,可是又格外的温柔。
我努力想了想。
“许墨,我是不是喝醉了?”
“嗯。”他亲了一下我的额头。“小醉鬼。”
“可是我觉得我没醉啊?”我据理力争。
“一般的情况下,喝醉的人都会重复着自己没有醉的台词。”
我摆着手反驳。
“不许跟我说研究!我智商低听不懂。”
许墨笑了,虽然笑的很轻,可是被我听到了,我不服气的问他:“笑什么!”
“许太太,这并不是研究,这是一般常识。”
“常识是什么?好吃吗?”
“没你好吃。”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大脑一片混沌。最后支支吾吾的回他:“我不好吃。”
“很遗憾。”许墨说。“许太太好不好吃这件事,由许先生决定的。”
“这是专制!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许墨!
“霸道,小气。
“你变了许墨。
“以前当我是小公举,现在当我黄脸婆。”
我突然开始哼哼唧唧的控诉。
“这都是哪里学来的……”许墨听的,无奈地对我摇了摇头。
我颇为得意,感觉自己分分秒秒就能上天!
“之前电视台做情感类节目,我去观摩学习时候看到的!”
许墨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许太太活学活用,非常棒。要不要什么奖励?”
“要许先生亲一口。”我回答的很快,许墨却沉默了。
只不过,喝醉酒的人并不一定需要旁人的配合,我自己就能搭个台子继续唱戏。
于是,回家的路上,我只做了两件事。
要亲亲和傻笑。
这种宛如鬼打墙的行为,直到许墨把我抱下车的那一刻还在持续尽行中。而到了家之后,我又在期间添加起各式各样的奇怪的问题。
比如……
“教授先生,为什么大熊猫是黑白两色的?”
“因为需要伪装和交流。白色可以隐藏在类似下雪的环境里,而黑色则可以隐藏于树荫之中,不过黑色的耳朵更多是为了威慑天敌和同类之间传递信息。”
“不对啊!”我拉住许墨的大衣领子。“明明是为了显瘦!”
……
许墨把我放到了床上安置好,点了点头。“或许太太说的有道理。”
“那你知道为什么熊猫那么胖吗?”我继续追问。
“因为熊类体型,而且熊猫需要增大体型来保护自己,虽然看起来胖,但是那些严格意义的来说并不是脂肪而是肌肉。”
“不对!不对!”我拍了拍床,神情激动的反驳。“因为熊猫白错了地方!”
许墨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熠熠生辉的双眼,最后,他转头用手挡住了脸,默默地笑了起来。
我很少看他笑的这么开心,一般来说我见到的教授先生笑起来都是眉眼微弯的莞尔。不像现在这样,如冰封雪域里的一点亮色,似云破天开的阳光。
从眼底到面上都浮现着笑意,那些隐秘的温柔和热情都被带了出来。
笑声低沉入耳。
我感觉脑袋又开始晕乎乎的,只能拼命的摇头。
许墨笑够了,蹲了下来,握着我的手同我保持视线平行的看着我。
“原来我太太那么聪明,什么都懂。”
我有点被夸的不好意思了。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许墨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脸,站了起来,转身出了卧室门,我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虽然脑袋不清醒,但是本能上却觉得跟着教授先生总没错。
许墨站在厨房正等着水烧开,手边的玻璃杯里已经放好了从橱柜拿下来的蜂蜜。
教授先生见我过来,停下了手边的动作,转过身子哄我。
“回去好好躺着好不好?”
我摇头。
“你都还没亲我!”
许墨哑然,抬手捏了捏我的脸。
“怎么办?为什么喝醉了那么会撒娇?”
我呆呆的看着他。
“不亲也可以,抱抱行不行。
“我要求很低的。”
“那可不行。”许墨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请求,我失望的低下了头,却在这个时候被教授先生捏住了下巴,抬起,然后他吻了过来。
撬开了齿关,长驱直入。
好像被亲的更加头晕脑胀,许墨刻意压低的声线格外的撩人。
“许太太,我要求很高。”



次日,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迷糊的脑袋里充斥了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去往何方的哲学问题……
印象里好像被许墨喂过醒酒的药,也喝了蜂蜜水。可到底还是宿醉了,浑身都不太舒服。
我一边呲牙咧嘴的一边捞起了床头的手机,我发现安娜姐早前发来了一个视频,我漫不经心的点开看……
我彻底醒了!!!
这个视频里撒娇要抱抱的女人是谁啊!!能丢出去吗!!这一定是来自某种东方的神秘力量后期出来的吧!!
安娜姐在视频后面还不忘跟了一句无情无义的话。
「想要我销毁证据,好好工作,必须让我满意。」
……
我愤怒的打开了好友圈,编辑文字,按了发送。
「假酒害人!!!!」
很快就收到了花式的回复,而其中教授先生的最为显眼。
许墨:以后只准许太太在我面前喝酒。

End

别那么骄傲

就很可爱!

翻车饼:

第二部时期的一些日常。



01.

魏无羡怀孕之后工作量减小了很多,没有通告就会在家休息,相比较之下反而是当医生的蓝忘机比较忙。

魏无羡早上吃了饭又继续睡去了,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两点了,蓝忘机也许在忙,都没给他打电话,要是被知道他这个时候还没吃午饭肯定要被说。

魏无羡戴上帽子和眼镜就出门了,他想着就在附近店里随便吃点应该不会被认出来。

结果被拍了。

“魏无羡孕期竟无人陪伴,面容憔悴独自吃饭。”

哪里面容憔悴啊?


晚上蓝忘机回来问他怎么不高兴。

魏无羡说:“因为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双滑板鞋。”

“嗯?”蓝忘机不懂。

“没事……”魏无羡说,“我郁闷媒体写我面容憔悴。”

“别管它们。”蓝忘机说,“想吃什么,我做饭。”

魏无羡下午快三点才吃东西,现在不太饿。

“做粥吧,我吃不太下东西。”

“白粥还是要加点什么?”蓝忘机问。

“白粥就行了,我还想吃小米椒拌鸡,多点小米辣多点醋多点鸡。”

“……”

“可以吗?”魏无羡问。

“可以。但是不要吃太多。”蓝忘机说。

“可是家里好像没有鸡肉。”魏无羡说。

“去买就行了。”

蓝忘机才从医院回来,多累啊,魏无羡不想让他又特意去买鸡肉。

“算了也不是一定要吃,就随便做点吧。”他说,“你忙了一天还要给我做饭。”

“应该的。”蓝忘机说。

魏无羡躺在沙发上笑,蓝忘机走过来给他垫了个靠枕让他好好坐着,魏无羡说要不就出去吃。

蓝忘机不是很喜欢出去吃饭,一是不想魏无羡被拍到,还有就是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说好。”魏无羡拽他衣领。

“好。”他说。


魏无羡在玄关换鞋子,他肚子还没有很明显,蓝忘机在旁边虚虚地护着他让他自己慢慢换。然后给他戴帽子。

蓝忘机比魏无羡高一截,戴帽子的时候魏无羡眼珠子向上盯着他,蓝忘机退开一点发现他这样特别可爱,低下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两个人出门,没有开车,就在附近找了家店吃饭。

又被拍了。

“魏无羡与老公共进晚餐,疑似澄清婚变传闻,细数娱乐圈貌合神离夫妻。”

什么鬼啊?




02.

难得两个人都在家休息,晚饭过后到河边散步。这时候魏无羡肚子已经很明显了,走路的时候也是外八字,像个小企鹅。

河边很多锻炼的老年人,还有带着小孩儿散步的家长。一个骑小三轮的小男孩在前面蹬脚踏蹬得飞快,魏无羡在后面笑起来。

河边有个小公园,他们到公园里的长椅上坐了一下,旁边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里面夹杂着几个大爷。

“好香的味道啊。”魏无羡说。

“信息素。”蓝忘机说。

“不是,是有人卖烧烤。”

“……”

魏无羡到蓝忘机脖子那里嗅了嗅,属于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香气会让他觉得很安心。

这时候有两个姑娘走过来,问魏无羡能不能签名。

“嗯,但是不要放上网。”魏无羡想到刚刚自己把脸埋到蓝忘机怀里也被看到了,有些尴尬“你们没上学吗?你们是不是学生?”

“已经放学了。”她们说。眼睛一直在看蓝忘机。

“好好学习。”魏无羡签完了把本子递过去,“不要拍照。”

“羡羡快生宝宝了吗?”有个姑娘大着胆子问。

“嗯,快了。生了会告诉大家的。”魏无羡说。

“好好照顾身体啊,生孩子很辛苦的。你怎么还这么瘦,你要多吃点。”

魏无羡觉得这两个女孩子应该是亲妈粉。

“嗯,好。”魏无羡笑了一下。

两个女孩子想哇哇大叫,魏无羡说他要回去了,然后跟她们道别了。

在背后听到两个女孩子互相用手打对方然后嗷嗷嗷的声音。

“你粉丝都很关心你。”蓝忘机说。

“是啊,不然怎么叫粉丝呢。我要拉手。”魏无羡原本被搂着的,他把手伸出来要拉。

蓝忘机像牵小朋友那样把他牵着走。

“嗯,我要说什么来着。”魏无羡想了想,“哦对,我粉丝们可喜欢你了,说你长得帅唱歌还好听,说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很多人才能和我结婚。”

“最后这句是在夸你吧。”蓝忘机说。

“夸我不就是夸你吗?”魏无羡说。

“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魏无羡笑起来,“嗯嗯嗯,听话啊,乖。”蓝忘机被摸了头。




哭唧唧幸福地吃狗粮。

吱子:

《SKAM》第四季要来了yooooooo~

衷心希望EVAK整季不干别的,光发狗粮。

动图来源:微博@乱臣宅子。


尖叫,甜!

salt:

这俩夫夫一模一样的套路啊!!!
我给你亲亲你给我点钱呗~
我给你亲亲你给我买啤酒呗~

这甜蜜蜜的一段我已经看了三个小时了
就是停不下自己这作孽的手哇!
啊啊啊啊死亡!

魔道祖师——How Can I Be Sure (忘羡现代一发完)R18注意

青沢奚:

HOW CAN I BE SURE    R18


 


魔道祖师衍生


CP:忘羡


体裁:一发完


主题:现代


分级:NC17


 


 


魏无羡回到家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地,陷入一片沉寂的昏暗里。


他打开玄关的灯走进去。浓重水汽和清洁剂的味道是从浴室散发出来,那里被打扫的很干净,粘附的水汽都擦了干净,残留在镜子上细小水珠显示主人离开这里不过几分钟,或者更短。餐桌上放着蓝忘机的手机,偶尔闪烁着些微的亮光。


他从来不翻蓝忘机的手机。所以他也只是拿起了那部手机放进口袋里,站在门口思索在这个深更半夜,对方到底会湿着头发去哪里。


酒从他手里放在桌上,花也是。蓝忘机并不是很喜欢花,也说不上多厌恶,魏无羡觉得这是某种正式的礼节,一种象征,就像所有毛头小子在谈恋爱的时候都喜欢结结巴巴地询问对方然后亲吻,没什么用,却有一种衷心与旖旎。


露水粘在了餐桌上,铺着的桌布刺着繁复的绣花,蓝忘机挑的颜色花纹,布料绵软秀雅。


他很喜欢。他无法不喜欢。


然后是装饰品陈列柜,红木雕花的柜子是专门定做放两个人得到的奖杯证书和稀碎的奖励,偶尔买来的玩偶,随刊附赠的手办,密匝地摆了一堆。旁边是开放式的厨房,因为没有使用透着些微的金属气息的冷,魏无羡走过去的时候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水池,桌上沙拉酱和橄榄油的瓶子都空了,魏无羡顺手把那些都扔进了垃圾桶里。


先前魏无羡公司组织了体检,体检的结果不是很好,他要注意的事项变得很多,拿到报告的那天蓝忘机缴了他的烟,然后吃了好几天的牛油果沙拉和清水煮菜。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生了这么大的气。


蓝忘机身上气息太冷,总让人联想到绵延无际的雪山,山峰越夺目耀眼,越冷地动魄惊心。对外谈判强硬也有,但甚少对着魏无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太多纵容,因而这种情况就变得相当难得和珍稀,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罕见。


魏无羡站了五分钟,蓝忘机还是没有要回来的迹象。这个事实让他稍微有一点焦躁,于是魏无羡又折回去推开房间的门检查了一遍,接着锁门下楼,他的手指在口袋里触到了一包不知什么时候放进去的烟,握住然后又推远了一点。


蓝忘机的手机在他兜里安安稳稳地躺着。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站在楼梯口。读博的时候天天颠三倒四地做实验,那时候他们还不是特别熟,住隔壁宿舍,作息相差很多,楼下一道门禁需要刷卡,每天都是蓝忘机出门晨练的点儿魏无羡收完数据回宿舍楼,时间掐的挺准刚好交接这一道门。后来魏无羡的门禁钥匙找不到了,蓝忘机有一天下来晚了,魏无羡也是这样站在楼梯口站着,点一支烟,头脑昏沉。


然后他看到了蓝忘机。


“抱歉。”


这本不是他的义务,开门也好不开门也罢,魏无羡知道自己丢了钥匙更怪不到蓝忘机身上。就好像是一个潜移默化的默契突然被打破,突然察觉的依赖性就被放大在空气里。魏无羡一边思考着配钥匙的地点一边回头看他,就看到了蓝忘机微微皱着眉,脸色发白。


他生病了。


“你……你生病了?”魏无羡隔着门探头问他,蓝忘机抬眼扫了他一眼,刷了卡让魏无羡啪嗒一下打开门。两个人在楼道里站了一会儿,一贯寡言的人道,“要交作业。”


然后是大理石的地砖,男生宿舍楼道千篇一律的凌乱,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有了除了早晨擦肩而过以外的交谈。蓝忘机没有去晨练,他们一前一后上楼,偶尔和擦肩而过的人群打招呼,到了五楼魏无羡还没想好措辞,蓝忘机握住了自己寝室的门把手转了四分之一周,魏无羡突然说,“你等一下。”


然后他冲到了自己宿舍里把江澄踹醒,睡得朦朦胧胧的人凶神恶煞要杀人。


“操你大爷的魏无羡!抽什么风!”


“上次吃的那个药你搁哪了?”


“治肾虚的?”


“当然不是了,这种珍贵私家秘药您自个收好。”


“滚!”


魏无羡把四处抽屉一通乱翻,掉出来的书本游戏碟漫画砸地到处都是,蓝忘机远远站在半闭的门口看他,向阳一面穿过窗户的阳光落在他脸上,皮肤白且薄,颈侧血管有很浅的淡青色,阳光刺目仍然温暖。


最后魏无羡举着个药盒子出来,跳过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朝着藏在楼道阴影里的蓝忘机跑过去。


 


魏无羡双手插着兜,看着路过的人,和夜色下的万家灯火。


他那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们后来会在一起。


 


前面的楼有十三家亮着灯,从他面前走过去四对情侣,数完了这些后,魏无羡看到蓝忘机朝着这边走过来。


头发不像平常整整齐齐地梳理,有一些不规整的凌乱起伏,是因为在湿着的时候被风吹乱的缘故,柔软地垂落,发梢偶尔掠过风的轨迹,皮肤瓷白,在夜里昏暗的光线下拢了一层柔光。


有些人无需挨近,用放大镜研究皮肤纹理着装精致再判定是否容貌昳丽,不需要聚光灯抛光打亮,再看瞳孔里一点反射镜头的亮光充作灵气。这个人锋利且美,强大也内敛,矛盾又无比合适地将一身锋芒揉于一体,就像他们每次拥抱亲吻的时候,吻总小心翼翼,怀抱不易逃离。


魏无羡后退了两步借着景观树遮住了一半蓝忘机能看到的视线范围,然后又退了一步。


他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他顺着电梯间的楼梯回到楼上,随便找了个位置把自己藏起来,然后等着蓝忘机过来。后者对此全然不知,魏无羡在暗处数着熟悉的脚步声靠近,声控的灯亮了起来,细碎的钥匙和衣料摩擦过细微的声音。魏无羡在阴影里倒计时到剩下五秒,慢慢站起来,他走的很轻,没有发出声音。


他的计算很好,就在感应灯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魏无羡鼻端已经能够闻得到雪山磅礴凛冽的气息,他在凑过去贴在这个人身上的一瞬间就被压在墙上,魏无羡在他耳边拉长了声音,很细微地吹拂着蓝忘机的耳廓,“嘘。”


我是连接请点我


 


How Can I Be Sure ·END


 


 


PS   灵感来源:How Can I Be Sure——Anomie Belle


     有点生病所以挺想吃口肉,听到这歌真的鼻血止不住,所以写了这个。


     事实证明长期不开车真的会忘了怎么开车。


     一如既往渣文笔,希望看的愉快,眨眼。

整理一下自家車庫

码住。

冷爭妍:

之前聽說,微博有段時間連圖片也可能和諧鎖號之類,所以把車車在這邊補個圖片檔,以後也不用來留郵箱跟我要車了(圖片應該都能看到吧?!)


之後可能就會把微博上的鎖起來了(不知道這樣行不行喔)當然也有可能我想太多啦,反正閒來無事想整理一下自家車庫嘿嘿嘿嘿嘿。


【忘羨】來呀相互傷害呀


09101116-2


【忘羨】撿到一隻小汪嘰


07091017、番外01 02 03


【忘羨】如果二哥哥穿回69章


08倒立11


【忘羨】毀童年之舞鞋


不知所云之一不知所云之二


【忘羨】鳥籠裡的紅玫瑰(旗袍羨)


0102